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四海朋友皆兄弟

我是一匹脱缰的野马,如果没有绳系,我将四海为家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介草民。平头百姓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哥哥。。。。。。  

2014-08-17 16:58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追忆友人——张禄德)
         





           我,抱着他的照片,看了一遍又一遍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。我给他擦泪,相片里的他也在流泪。
           老哥,你好吗?刚刚过了八月十五,你就匆匆忙忙的从河南濮阳赶到山西。你是凌晨下的火车。为了不打扰我的休息,你竟然在火车站待了一晚。天亮了,你才拖着行里来到我的住所。我赶忙起来开门,把老哥迎进来。知道老哥一路辛苦,急急忙忙炒菜,做饭。记得那是西红柿炒鸡蛋,老哥你说不饿,吃了一点点。接着从包里淘出四个月饼,和三百元钱。说是孝敬爸爸的。我没有遮拦。因为,那是他的拳拳之心,我咋能阻挡?

      上午九点, 电话铃响了,我的朋友来接他了,去远方的工地干活。我把他送到车上,千叮咛慢嘱咐,望着他远去的背影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  三年前,我们邂逅。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,老哥来到我的办公室,说明来意,我问他,你怎么来到这里?他回答,下了火车,看了看方向,就直接来到我们这里。我们单位可是郊区,离火车站挺远,他的事没有办完,已经中午,我看他疲惫的样子,跟前又没有饭摊,就留他吃了午饭。
       原来,他是来揽活的,
 没有揽到。生活没有着落,让我帮帮他,我当时看到他即憨厚又诚恳,就播通了我朋友们的电话,还好。他很幸运。下午,他就去了工地,开始了他的打工生崖。
       快过年了,他来了。给我买了酒和烟,我没有拒绝,不愿意伤他的自尊。看着他衣衫,依然还是来的时候穿的老样子,我没有和他商量,一起去逛商店,看到一身灰色的 保暖内衣。质地不错,就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。给他路上御寒。晚上,他就乘坐南下的列车,往家返。
        来年,他又来了。依然如故的重复着他的生活。
        这是,第三个年头。我的一个朋友,是包工头,和我关系不错。不克扣工人工资,而且,工资比一般的地方高,能够安时发放。我就打电话告诉了他。他刚刚过了八月十五,就风尘仆仆的来了。
        一天,我正在办公室里值班。一个电话打来,哦,是我的包工头朋友。她语速很快,焦急不安的告诉我,我的那个朋友出事..我忙问她怎么一回事。她说出工伤了。现在,正在抢救。我的头蒙了。她问我在那里。我告诉她,我在单位。她说。让我等着,过来接我。我的心快要跳出来。不安的等待。
       我说,昨天晚上我一直睡不着,早晨,早早的起来,出去练歌。以前不曾有过的害怕,今天,不知道怎么啦。头发老往上站。一只松鼠不停的在我的面前窜来窜去。我  无心去欣赏它的舞姿,依然我的歌唱,说实在的,今天的歌,那像是歌,简直就是嚎,为了驱散恐惧的心里而已。
       两个时程,老板来了,接我去看我的兄弟——老哥。
       一路上,我不停的追问,老板支支吾吾的,眼睛一直朝着车窗外。不停的用卫生纸擦拭着眼睛。我大概明白了许多。心不安起来。只等老板把话说出来。车子在狂野里奔驰,穿过一坐坐山脉。来到一个小镇,停下。老板说休息一下再赶路。就这样,一路无语,只是默默地流泪。我走进超市,买了一瓶高粱白,打开 瓶盖,闷闷的喝了一大口。老板,这个时候才给我讲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。说是现在工人们依然在抢救着。我的泪啊,像泄洪的闸一经打开,滚滚流下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   我明白,看来凶多吉少,我的老哥你现在那里,兄弟我来看你——
       我买了一些饼干,蛋糕。就随着汽车
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前行。我真正的体会到,什么叫心驰神往。来到目的地,一坐矿山映入眼帘。工人们繁忙的在井口穿梭着。老板又开口了,告诉我,昨天晚上塌方,三百米的井筒,管子横七竖八穿插着。直到现在,人还在井底。我的心再次提起。我的老哥啊!你现在是否还安康?
       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,我和老板一直站在井口,焦急的等待着,等待着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    午夜时分,还是没有多少进展。老板的脸已经走了样,和我商量,怎么办?怎么办?我望着并不大的井口,看着筋疲力竭的工友们,我吩咐老板,我们面对井口,就地跪下,老板点然三只香,我把买来的饼干,蛋糕摆好。把我来的时候买的高粱白放好,我含着泪,开始我的就得演说:老哥啊老哥,我没有想到,我们会在这里见面,我知道,你在下面一定很冷,喝点酒暖暖身子,我便把酒画着圈倒下,接着,我继续说:老哥啊老哥,我知道你在下面一定很饿,吃点吧,充充饥,我将带来的饼干和蛋糕撒向了井口。奇怪,那横七竖八的管子,像排着队似的,搜搜的,赶黎明时,我的老哥终于从万丈深渊被救了出来。你被军大衣紧紧的包裹着。我抱着你,呼唤着你。你不理我,任凭我声嘶力竭,你都不睁眼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   我们,载着哥哥急速往医院赶。大夫宣判已经死亡。在往殡仪馆前,我摸了摸哥哥的身体,给哥哥整理了一下衣衫,不轻易间,摸到了脚,发现,哥哥的脚怎么只有一点皮肉相连,白生生的骨头露在外面。我流着泪,请求大夫,给哥哥逢上。。。。。。

       我赶紧联系他的家人。接着,就是处理后
事。 我赶紧联系他的家人。第二天,他的家人,就赶到。望着悲痛的场面,我在这里不表。我开始帮助老板安顿家属。经过八天的唇枪舌战,根据我国的当时规定,商榷最后事宜。
       嗨!如果不是这样,我怎么也不会了解——哥哥为什么快六十了,还外出打工?却原来,哥哥有老母亲一个,而且还是脑残,有四个子女,却有三个智障,我的老哥哥!
        我和老板几经周旋,苦口婆心。我和老板讲:老张已经走了。留下的情景你也看到了。这是他最后一次挣钱,你就尽可能的帮帮他,帮帮他留下的这个家。老板犹豫了片刻。最后作出了令在场的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镜——六十万!要知道,当时,最高赔尝只有二十万。
在火化完之后,哥哥就要回家,我让哥哥享受了最好的待遇——仪仗队抬着哥哥的灵柩,敬礼,送上返程的车。就这样,我抱着哥哥的骨灰,看着哥哥的遗像,默默地流着永别的泪。
        清明时节,我登上高高的大山,望着老哥安息的地方。给老哥送去纸钱。香刚刚点燃,一阵清风拂面,只见眼前出现了一条白色的蛇。就在我的对面,望着我。我没有害怕。因为,哥哥属蛇啊!


 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